齐泣語

本命cp:茂灵,将律,韩叶

【茂灵】茂灵(非?)日常

*给柠檬的生贺诶嘿

*第一次给别人写生贺,好激动好开心好方

*小学生+少女文笔注意(可能有ooc)


设定里龙套君去师匠家住宿,师匠睡床,龙套睡客房的床


“师匠……师匠……”


还没睡醒就听见有人在床边断续的小声喊着自己。把头埋进枕头又翻了几次身依然阻止不了声音传来的灵幻不耐烦的睁开眼。入眼便是自己弟子紧攥床单扭捏的样子,脸红害羞的像被他当面戳穿喜欢小蕾时的思春少年。


大清早睡不着也别折腾疲惫一天的中年人啊。灵幻有气无力的想。


不过你抓着床单干嘛,这么大人不会还画地图吧?


被自己还未清醒的脑洞吓醒,灵幻连忙甩甩头把奇怪的想法丢出脑外,再怎么说14岁的少年也不会犯这种错。定定神,这才发现那张床单上隐约有一滩不明的白色液体,心下了然。


“龙套你梦遗了啊……”


灵幻烦躁的挠头。这下可好,不仅新换的床单隔夜得洗,还得捎带茂夫身上的睡衣。


早知昨晚就不留他住宿了啊。灵幻仰天长叹。


“师匠……那是什么……”看着自家师匠强硬的扯过床单,阴着脸要他把衣服换下来,少年略微有些不安。


“什么?!”灵幻的表情如遭雷劈,“你没上过生理课吗?!”


不是吧,没睡饱的同时要洗床单就已经够麻烦了,难道还要他给一个无知的青春期少年讲解生理知识!开毛玩笑他才不干!


“上了……”不安的少年瞥了欣慰的师匠一眼,越发不安,“但我睡着了……”


……


压力值高达99%的师匠扶住少年的肩,安抚性的拍了拍,努力维持已经扭曲到变形的微笑,摇晃着走开。


龙套君,如果你连生理课都睡得着的话,确实没有什么课你能上的好了吧(by不管其他人怎样反正我们班讲青春期生理时听得特认真的作者)


头大的把床单塞进洗衣机,灵幻随口糊弄了茂夫有关梦遗的提问:“每个男的都会有的……别废话了快去吃早饭!”后开始搓洗对方的裤子。


有些忧愁的师匠一会烦恼孩子长大了到叛逆期不听他的话怎么办,一会又不安对方发现自己骗他后挑担不干怎么办。正心虚着要不要对自己的弟子再好点的同时,灵幻突然思(ba)考(gua)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龙套君的那方面的启蒙对象会是谁?


虽然99%的可能是那个叫小蕾的女孩,但也不排除1%对初恋对象抱有太纯洁的念头不敢起坏点嘛……正胡思乱想之际,没注意到茂夫从身后突然的靠近。


“龙套君的启蒙对象到底是谁啊?”正喃喃有声的灵幻冷不防被茂夫突然的一声“师匠”吓到。本来还想骂龙套吓人,转身下一秒对上龙套清澈乌黑的眼瞳,那词句在舌尖滚了一圈,又被灵幻咬碎咽回肚里。


然后冷静下来的师匠发现了一个格外严肃的问题。


我去刚才的对话连起来是啥?!告白吗?!开毛玩笑啊我是男的直的还大你14岁好吗!与此同时这才发现由于龙套从身后靠近是右手摁在洗手池上,左手边是堵墙,灵幻这一突然转身就仿佛被对方壁咚一般,尽管对方比他矮了许多,这一动作的气势也不容小觑。


而且茂夫的脸上还带有迷之微笑,什么鬼,再加上对方又乖巧的唤了一声“师匠”,饶是师匠他也不禁老脸一红。


不用再强调了我听到了啊,没见到我现在脑子都快爆炸了吗?!不不等等不对不是这个问题,关键是必须把罪恶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打定主意的灵幻认真把茂夫推进房里,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来自师匠的疯狂洗脑,内容大致从“你大了该找个喜欢的女孩恋爱了balabala到这种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拍桌)”,最后讲到几近语无伦次的灵幻终于停下,口干舌燥的接过弟子贴心的用超能力凉过的水一饮而尽后,不知抱着怎样复杂心情的成年人,强行要把面红耳赤的龙套君关在屋里反省。


从未完全闭严的门缝里传来茂夫弱弱的声音,急迫的想要解释:“但是,师匠……”


“闭嘴!”崩溃的灵幻猛地摔门而出,风也似的逃进洗手间,把茂夫闷闷的辩解声统统抛到耳后。


沉默良久,门外隐约有脚步声传来,轻轻的,应是故意不想惊动他吧。狼狈不堪的成年人垂头坐在马桶盖上,嘴里还叼着一根并未点燃的烟。


对方的阴影已经完全将他笼罩,带着对未知未来的抗拒让灵幻心生不安。他执拗的低着头,用细碎的刘海遮住自己的脸。


现在的他开始庆信对方时不时的ky,不然若他硬要撩开他的刘海,他又会做出怎样的表情?连他自己都想不出来。


感觉对方的手指触过自己的肩头,指尖带着少年偏高的体温,灼的对方一个几不可见的哆嗦。眼前的少年正在飞速成长,对他抱有的情感也不时的变换。若将来的他到了心智成熟能够独当一面,看清自己对师匠的情感仅仅不过是尊敬而不是所谓的爱的那天……


即使是意念不和分道扬镳乃至彻底不见面,他也没有理由阻拦的吧……


因为茂夫他真的是一个……超级优秀的孩子啊。


那手指轻触肩头后,继续向前,擦过低垂的刘海,然后







抓起马桶旁的洗衣盆里的衣服。


“其实师匠,我刚刚想说,衣服我来洗就行了。”


依然挂着迷之腼腆微笑,单纯的少年如是说。


“啪嗒”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从空中坠落。那是那根还未燃烧自己,便已浪费全部生命的香烟的最终结局。


——END——(各位,这是欧·亨利式结局啊(闭嘴别侮辱名人好吗


其实龙套君只是不好意思,叫师匠一声是想替师匠洗衣服的孝顺孩子,奈何师匠心里有鬼2333


最后误解解开是在师匠放轻松的同时(“原来龙套没有那个意思啊吓死我了(无视心中失落)”)龙套君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我和师匠可能在一起吗w”)


p.s有一段我想故意虐读者的,结果群里看文的都说我甜(什?!!

评论(25)
热度(73)
© 齐泣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