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泣語

本命cp:茂灵,将律,韩叶

【茂灵】福泽

福泽

*给柠檬的文嗷嗷嗷嗷嗷嗷嗷

*扫除 照片 祭祀三词任选,为期一天,选了照片

*但似乎关键词更像是黄豆(×)

*大型ooc,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撒豆节,是日本一项传统重大的节日。在这一天,挨家挨户都要在屋宅周围和屋里撒上炒熟的黄豆,来驱邪祈福,保佑家人的身体健康。

“我出门了。”跟家人撒过黄豆的茂夫弯腰穿好了鞋,打开门的同时不忘回头礼貌的道别。


“你去哪里?”父母不太在意的说了声“路上小心”,孩子长大了也不能事事管着。倒是律光着脚一路小跑着避开满地乱滚的黄豆问了声。
茂夫笑了笑,说着:“我去找灵幻师匠。”
“……路上小心。”
“嗯。”


他关上了门。

其实师匠并没有打电话叫他过去。看着路边撒着黄豆的人们,茂夫心想。黄豆有驱邪的效果,至少今天恶灵不会愿意出来给自己找罪受,自然也没有了委托。


但茂夫就是没来由的想去找他。虽然会在师匠打电话的时候小小的抱怨一句“不要突然把我叫出来”,可是他内心其实是高兴的。
被人需要与理解,凡人都会高兴的吧。拥有超能力的“凡人”这样想着。

于是他慢慢的走到灵幻的相谈所门前,正巧撞上拿着扫帚扫着面前落叶的灵幻。师匠直起腰,奇怪的看着茂夫,疑惑的自言自语道:“我没给你打电话啊?”
顿了顿,又恍然大悟般说到,“你又有烦心事了?”
自己在师匠心目中的定位似乎有些奇怪,茂夫想,自己来的并没有理由。脸上却不显山露水。


他提了提右手的便利袋,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不是空手来的,“我买了章鱼小丸子,太多了吃不完。”
对方似乎心虚的转了转视线,打起了哈哈。茂夫认真的观察着对方,兴许是觉得给的工钱太少还让徒弟买吃的有些过分?
不过没关系的,接过已经抛却罪恶感,开始指挥茂夫去干活的师匠的扫帚,踏进里屋时茂夫想,自己答应来打工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钱。

师匠的相谈所还算整洁,为了给客人留下良好影响,并没有太需要大扫除的地方。龙套只需快速的清理完地面,为接下来的撒黄豆仪式做准备。


想了想,茂夫又主动去帮师匠收拾了办公的桌面。那里昨晚还没收拾的快餐包装纸和文件杂在一起,乱糟糟的。
师匠有时候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又把文件分门别类的摆好。正垫起脚把一份文件插入书柜,柜子里散落的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把头伸进柜子,歪着脑袋观察着。照片看起来是师匠中学时的样子。还穿戴着校服的灵幻站在人群里,脸上挂着笑,和周围人一起笑得开怀,好像很开心的模样。


可是看上去那么假,让茂夫想起那个名叫(笑)的邪教组织。虽然没有(笑)里笑得那么夸张瘆人,可他就是觉得他不开心。甚至觉得被簇拥在人群里的师匠神色有些尴尬。

看起来那么孤独。

居然有些像学校里没什么朋友的孤独的自己。

怎么会呢?茂夫想,师匠比自己擅长人情世故多了,不可能像自己啊。

还是说这就是学会看气氛的结果吗。龙套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内心微微的产生一种不想长大的念头。

我会看气氛的话,师匠会觉得尴尬吗?

他小心的抽出那张泛黄的相片,决定去问问师匠。

刚转出拐角,师匠一大把黄豆就这样撒过来,嘴里还叨叨着“鬼出去,福进来。”

躲闪不及的龙套举起了手。除了一粒落在自己的发顶,其他的都被超能力操控着在空中上下翻滚,像一个个顽皮的小胖子在空中翻着跟头,闪着金灿灿的光,确实给人以福泽的感觉。

师匠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操控着超能力就把黄豆一粒一粒的分成两边,茂夫仰着头,平日里大却显得有些无神的眼里全带着认真。

“……27,28,29。”终于数对了,茂夫又重新默念了一遍数目,确认无误才放下心来。

妈妈说过吃豆也有讲究,不多不少,吃掉自己虚岁数目的黄豆粒,来年就可以保佑你平安健康。

不过虽然他每年都照做了,运动细胞方面还是没有太大进步就是。

摒弃杂念,他抬起食指,直直点向师匠的嘴,察觉到龙套的意图的师匠一惊,连忙张嘴想阻止。“mo……

就是现在!

龙套的眼里闪过一丝犀利,在对方的嘴张开呈现一个完美方便黄豆通过的“o”形通道时,迅速出击,第一粒黄豆就这样进了嘴,师匠愣了愣,下意识就老实吞下去,又想要张嘴喊。

好,第二粒!

……就这样师匠吧唧着嘴吞下了豆子,良心的弟子还过来拍拍师匠的背帮他下咽。正思忖着要不要再说句吉利话,就见对方低头从竹篓里又捡起一粒豆子,抛进嘴里。

龙套压力值5%

“师匠,我数对的。”mob瘫着脸,用一种隐含“求夸奖”的眼神看着对方,也不知道师匠接收到没有,总之看着他又灌了一大杯凉水下肚后舒服的吐出一口气,mob的眼神更加幽怨。

“师匠今年28,我数了29粒。”

师匠擦了擦嘴,又掏出一粒黄豆,在自己弟子眼前晃了晃,笑了笑,嘴角一点今早匆匆起床还没剃干净的胡茬挂着水珠,毫不知情的他笑的灿烂,“多吃一粒代表身体更健康啊,龙套你运动那么差,再吃一粒吧。”

也许这样你可以成功的在肉体改造社练出肌肉?师匠好笑的想。带着关心和报复的心理,师匠抓着黄豆的魔爪一把糊上对方的嘴,强行把黄豆塞进对方了嘴里。

“驱邪之掌”,趁对方不备把掌心的黄豆塞进嘴里,来祈求福泽,此乃灵幻的必杀技是也。

师匠的手暖烘烘的,连同刚刚那句话一起咽下肚,像是一股暖流,冲去心头的不满。

龙套压力值:0%

啊对了,照片。

“这是师匠吗?”龙套递过来那张照片,对方嘟囔着“你怎么乱拿别人东西”,一边瞥了一眼,“是啊,这么帅的帅哥除了我还有谁!”

说着还甩了甩头发,怀里竹篓中的黄豆因为这一举动而滚了滚,又有几粒落在地上。

“师匠看起来并不开心。”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对方对于容貌的评价。他低着头认真的注视着师匠的脸,盯的对方心里一阵发毛。

“……”

为什么这小鬼有时候这么敏锐?师匠有点头疼的扶额,含糊的说了句,“记不清了。”

眼见对方还不依不饶的盯着照片,他索性站了起来,“走吧,”对龙套招了招手,“我这里还有别的相片。”

然后他们就真一起翻起了相片。

龙套看着各种各样表情的师匠,从小到大的样子,有笑有哭,还有一张师匠和自己的合影,看着师匠脸上带着怀念和兴奋指着相片说着以前的故事,讲起愚人节的恶作剧时脸上还带有一种小孩子气的神气。

“都很帅气吗?那这张呢?”龙套指着一张相片说道。师匠想也不想就要说对,看到那张“疑似是师匠5岁时光着身体露着[哔——]的图”一下咬到舌头,慌忙把那一面翻过去勒令不准再看。

说到高中时他撇撇嘴,自嘲的说自己当时还想随便有谁能给我祝生日呢,转而又换回笑脸继续说着其他的事,好像不在乎般。

可龙套却没错过他那瞬间的落寞。

师匠曾经在他毁了(笑)的时候,笑着对他说:“龙套,你今天偶然救下了,只有你才能救的人。”

那么,他紧张的攥紧了拳头,犹豫着,要不要对眼前戴着面具的人补上那句对于师匠来说迟到了太多年的真心祝贺。他支吾着,张了张口。

可最终在师匠喋喋不休的背景音中,他闭了嘴,沉默的“嗯“了一声。

他的手掌无力的摊开,露出汗湿的手心。

他曾经用这双手替师匠阻挡过无数恶灵的袭击。

但这件事,和肌肉。女孩的芳心、学会看气氛这些事情一样,全部,都无法用超能力实现。

他挫败的低下头。

翻完了相册,意外的还找出了个老旧的相机。灵幻随手上了胶卷,搂着身旁不知神游到哪的茂夫的肩就来了一张。眼瞅着还能用,灵幻顺手送给了龙套。

难得不作为别人(和龙套)的知心姐姐(×)倾诉垃圾桶,好好的发泄了郁闷的师匠神清气爽的站起来,揉揉酸麻的大腿,笑着继续去完成驱邪祈福的重任。

留下龙套一个人对着手里的相机发愣。

刚刚师匠露出的笑,和照片里的,面对顾客的,装模作样的,统统都不一样。

纯粹的……

茂夫抓着相机站起身。

之后灵幻觉得自己被恶灵缠上了。

谁能告诉我龙套干嘛老围着自己拍照啊!这玩意对小鬼有这么大魅力吗!

手里撒着黄豆,身边还有个少年一脸严肃的抓着相机对他一阵猛拍,茂夫还是时不时踩着黄豆,踉跄几下才站好。那动作看的灵幻心惊胆战。

烦不胜烦。师匠把最后一把黄豆撒掉,然后转身,撩撩头发,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标准的自信微笑,摆出了剪刀手对着龙套的镜头,决定让他拍够拉倒。

谁料龙套却定在那不肯动,等闪光灯等到眼睛酸疼笑容僵硬的师匠无语的看向对方,完全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啊。

“喂龙套,我摆好姿势了,你为什么不拍?”

“因为我想拍师匠自然的表情。”

完全不明白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的师匠皱皱眉头,一个潇洒的转身。

便踩在了遍地的黄豆上面。

手舞足蹈了一阵也没能站稳,在师匠彻底落在滚满黄豆的地板上前0.5秒时,他听到了来自龙套的快门“咔嚓”声。

这种自然的表情就别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最后龙套在师匠的威逼利诱下依然拒绝删掉这张照片并用它做了手机壁纸(×)

*写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orz

*也许可以理解成师徒互为对方的福泽

*有人说我把三个关键词都用上了,因为撒豆子算祭祀(我都没发现233)

评论(14)
热度(70)
© 齐泣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