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泣語

本命cp:茂灵,将律,韩叶

【茂灵】雾林(上)

雾林(上)  

 

*柠檬的关键词:暑假 旅游 氪金,选了暑假和旅游ww

 

*大型ooc,被春逼着填坑orz

 

“师匠,都说了不要老是突然把我叫出来啊。”

 

特意在“突然”而不是“老是”上加了重音,茂夫的语气里带着只有自己才察觉出的些许无奈。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你暑假也没什么事。出来帮我打工,还能赚钱,”丝毫不在意坐在自己身边眼神灼灼的茂夫,厚脸皮的师匠挥了挥手上拿着的委托单,扬起了灿烂的笑,“这次还能顺带当旅游,不是一举两得嘛。”

 

这次被传有灵异事件的是一个叫“仙源”的温泉馆,开业两年多后,突然不断传出有客人在馆里看到可怕的手持巨斧的鬼影的消息,旅馆的女儿也神秘的病倒不起,据传也和恶灵作祟有关。请了无数除灵人也不起效果之后,渐渐的,来温泉馆的人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冷清,只有旅馆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还呆在那个诡异的旅馆里。

 

“委托人有邀请我们去温泉馆游玩,难不成想用泡温泉的费用来抵委托费?超狡诈啊。”

大巴上实在太无聊,闲的发慌的灵幻随意用成年人阴暗的念头揣摩起了委托人的想法,毕竟他在社会上混了那么久,这种人也没少见过。

 

况且谁知道这次的灵异事件是不是真的嘛。

 

“那种事师匠才干的出来吧。”

 

毫不客气的天然黑耿直的指出师匠可能的做法,彼时的茂夫还没想到师匠真有用西兰花种子抵工资的一天。灵幻权当没听到的样子扭头看窗外的风景,大巴上闷热的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扯掉束缚着他的领带和西装。

 

不过最后顾忌到给委托人的第一印象他最终没动手。

 

“到旅馆了啊。”

 

温泉馆坐落在一片清幽凉爽的山林里,主人别出心裁的在温泉的另一边种满了青翠挺拔的竹林,随微风飘来的,除了竹叶“飒飒”的风声,还有从不远处缭绕的茫茫雾气。恍惚间,仿佛真的身处仙境一般。

 

倒也不负“仙源”之名。

 

可这个世外桃源的地方如今却门可罗雀。倚在房门口,已经换上水色浴袍的灵幻赤脚听着旅社老板娘恐惧的哭诉,一边看着房里那个传闻中病重的女儿,内心不免有些唏嘘。

 

那个被称为“园子”的女孩脸色青灰,病殃殃的倒在五层棉被里还冻得瑟瑟发抖的少女和照片里那个青春元气的女孩哪里还是一个样?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园子艰难的转过头,露出哀求的眼光,不断张口无声的说着什么。心细的灵幻很快发现她重复的口型是想说:

 

“救救我。”

 

她的眼神忽而恐慌起来,好似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乱蹬着四肢,手臂对着自己的脸上方一通乱抓。灵幻连忙带着弟子上前几步,防止她挥舞的指甲伤到自己。

 

说也奇怪,茂夫一靠近,那少女的脸色便稍稍正常了一些,在灵幻看不见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摄于茂夫的威压,收敛起戾气。

 

灵幻下意识的看了茂夫一眼,一个不经意的对视后又转回了目光。

 

那个老板娘说女儿到了叛逆期,有一天和她吵得狠了,一气之下就赌气离家出走跑到竹林里怎么喊也不回来。考虑到林里没有什么野兽,老板娘想着她天晚了自然会回来,也就没管。傍晚时分女儿果然回来了,却是哭着说林里有个举着斧头砍人的鬼影跑回家。认为是女儿不好意思认错回家的说辞,老板娘敷衍着安慰她,心里却没当回事。哪知从这天起园子的身体就一天天衰弱下去,温泉馆也一再发生灵异事件。在请了无数除灵师不是骗钱就是吓的落荒而逃的情况下,眼见园子已经奄奄一息……

 

说到这里,旅店夫妇红着眼眶急的想要给灵幻跪下,连忙伸手扶住他们安抚情绪失控的夫妇,灵幻转头看向一进屋子就四处打量房间的茂夫。

 

“师匠,你有感受到什么气息吗?”

 

“嗯——”瞟了一眼正仰望着天花板,东张西望的茂夫,灵幻故作高深的托着下巴,长长的“嗯”了一声,装作自己看的见的样子。

 

“……这次的敌人不少嘛。”

 

眼瞅对方一脸的严肃,看样子应该是有好几只吧。打定主意的灵幻决定用含糊不清的言辞蒙混过关。

 

真是,为什么每次都要不屈不挠的问一遍啊。灵幻在心里叫苦不迭。

 

“不愧是师匠,”茂夫面无表情的赞同了师匠的发言,以为混过去了的灵幻连忙松了口气,“房梁上全是的。”

 

茂夫顺着自己手指着的位置看去,在他的视野里,天花板已经完完全全笼罩在一团黑雾中了,还有一个朦朦胧胧的黑影罩在少女的脸上,正张牙舞爪威胁着靠近的龙套。

 

“是……是吗,它们的气息太弱我都有些感觉不到呢,”内心其实已经被惊掉了下巴的灵幻冒着冷汗,表面上却还强作镇定,在旅社老板忐忑期待的眼神下他豪迈的一挥手,“那么这次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是,师匠。”

 

一分钟时间,随着念动力波在天花板上不断炸裂,旅社女儿的脸色也逐渐从青黑转为红润,在老板娘紧紧掐着老板的手腕的紧张注视下,她的呼吸一点点平缓下来,还带着惊疑的神色睁开了眼。

 

看来是没事了。灵幻放下心来,正想上前告诉老板事情解决,结果一把被茂夫扯住浴袍拉了回来。

 

偏巧茂夫第一把没捞住袖子,情急之下好死不死的拽住了腰带。

 

那衣带松了松,就要从腰间滑下去,亏得灵幻反应迅速,一把拢好衣襟,饶是如此浴袍也滑落到胸前。

 

手忙脚乱的重新系好带子,刚想开口问一脸尴尬的茂夫怎么回事,声音就被一旁按捺许久的夫妇的惊喜声全部盖去。

 

“园子!”

 

眼见死里逃生的女儿挣扎着从保暖的棉被下钻出来,为人父母的几乎掩盖不住欣喜的泪水,将被子掀到一旁,一家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他们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又亲,希望借此举动给予女儿祝福平安。

 

一家人嘴角的微笑看的灵幻也忍不住被影响的勾起了嘴角,眼见茂夫淡定的神情也柔和了一些,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家和家人了吧。

 

那个虽然小,却很温暖,无论别人再怎么不在乎,都是茂夫拼命去守护的温暖避风港。

 

哪怕是小时候没有朋友也没有他存在引导的童年,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妈,一个大大咧咧的老爸和懂事温柔的弟弟组成的温馨的家,都足以让茂夫阻止自己加速走向崩溃的边缘。

 

并不知道自己的音调已经柔和下来的灵幻微微倾身,话落带着翘起的尾音,看向茂夫的眼睛。

 

“怎么了,龙套?”

 

“她的身上,还有残存的灵力存在。”

 

灵幻立刻正色起来。

 

“被灵附身了?”刚问出口,灵幻就知不对。

 

如果真是被灵附身,龙套不会任由她的父母接近的。

 

被最重视最爱的人伤害,不管对女儿还是对毫无防备的夫妇,都绝对是一件残忍到极点的事。

 

果然小酒窝的下一句就彻底消除这一可能。

 

“不对,我没感觉到附身的痕迹。”

 

“这样啊……等等小酒窝也跟来了?”

 

灵幻惊讶的低头看着不知何时漂浮在龙套身边正满头黑线的小酒窝。

 

“本大爷故意调成不可见模式的,谁让你这家伙和旅社的人一样……”

 

“死亡瞪视!”

 

口无遮拦的代价是收获来自灵幻的必杀技瞪视一枚:“死亡瞪视”——在堪比表情包的扭曲脸下使用瞪视,以此达到让对方吓到咬舌闭嘴的效果,此乃灵幻的必杀技是也。

 

连小酒窝这种非人恶灵也可以生效哦。

 

开玩笑的,本大爷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儿科过家家般的绝招吓到呢。

 

本大爷是被旁边散发着死亡威压的“未来神大人”魔王龙套吓到的好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总有一天会占领你的身体成为新世界的神大人!这样在内心邪笑着的小酒窝以此洗脑企图无视以为自己的绝招生效的得意忘形100%的恶人脸师匠。

 

捉弄小酒窝归捉弄,正事灵幻还是要办的。确实有些时候他的除灵手段只是欺骗委托人,但那是在没有恶灵存在的情况下,况且像那种腰酸头疼的毛病他也用“除灵”的手段一一办妥了。这次没除完灵,到底还是没尽到自己的责任……

 

“能找到那家伙吗?”

 

“它的本体不在这,我找不到。”茂夫诚实的回答。

 

“那……它很强吗?不是说我处理不了啦,但是你看旅社一家都在这,我不好动手啊。龙套你一个人处理的了吗?”做出大义凛然的样子,看见茂夫点了点头,他淡定的戳了戳他的脑袋示意对方在自己的带领下,越来越强了。

 

然后在小酒窝“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的鄙视眼神下,他轻咳几声,吸引了茂夫和一家的注意。

 

总之在灵幻一阵天花乱坠的嘴炮下,成功的让委托人接受了“虽然委托已经结束,但以防万一我们还要在这里多呆几天,保护身体虚弱的女儿防止其他恶灵趁虚而入”的设定,在委托人千恩万谢的背景声下,灵幻满意的拍拍茂夫的肩,朝温泉的方向一竖拇指。

 

“反正有我这个新世纪的灵幻大师和你这个开始能派的上用场的弟子在,就算他来了,也不会怕的啊。”

 

“难得来温泉馆,不泡温泉可就亏大了呢。”

 

捋起潮湿的暗金色发丝,手里微微发力,那柔软的发丝便丝丝缕缕绕在手指上,凝结在发的水珠不断汇成细流顺着抬起的手臂滑向胸口,又加速滑过腰腹,直至滑落人鱼线后在白色的浴巾上洇出一朵若隐若现的花。

 

恰到好处的温水包裹周身,放松着疲劳的身心,灵幻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便大剌剌的敞着腿,品着清酒,享受起了这场免费的温泉旅游。

 

尽管温泉池蒸腾的雾气缭绕着看不分明,但清澈的水下还是透出灵幻那条腿毛分明的长腿以及裸露的两腿间。

 

不经意间看向水下的茂夫一愣,在灵幻吃惊的目光下把脸向下一扎埋入水中,像金鱼一样在水面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后知后觉才想起自己和师匠都是男的不用害羞的事情。

 

另一边的灵幻也借着酒杯挡住自己瞄向茂夫的目光,不过他的注意点倒和茂夫不同。

 

虽然现在看不清楚,但他百分百确定先前下池子的时候又瞥见自家弟子腹部不太明显的腹肌轮廓。

 

即使只是两块轮廓……

 

那也足够吃惊好吗!!那个运动细胞负分的家伙加入肉改部真的有效果了,虽然自己应该为他高兴啦,但再过几年不会真练成和他那几个前辈一样吧。

 

一想到把龙套的脑袋安在那群肌肉发达度明显异于常人的身体上,灵幻就一阵恶寒。

 

不、不行,这样下去龙套叛逆期到了自己怎么可能管得住啊!作为学校(前)排球部成员,灵幻对自己的运动神经充满自信,只要自己坚持锻炼一定不会输给对方的!

 

他倒是忽略了自己能坚持多久的问题。

 

各怀心事的两人发了会呆,最后在灵幻随意问了几句学校的事后,话题又不可抑制的跳到温泉馆的恶灵事件上。

 

从清醒的少女口中得知,那日她生闷气在竹林里看到的是一个长着一身乱毛的古怪背影,一开始她以为是山林里的野兽,就想着离远点,谁料想她刚退后一步,那个怪物就发现了她。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浑身战栗着钻进老板娘的怀里,声线颤抖起来。

 

她说那个怪物提着一把沾着血的巨型斧头,睁着一只血红的大眼就向她抓来。她吓得魂飞魄散,在那个脚步扭曲的怪物手下逃回了家。

 

之后她哭着向大人们提起这件事,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个怪物还循着她的踪迹找到了她,一开始是夜深人静的夜晚降临她的房间,不知用什么手段让她无法呼救的同时不断榨取她的精力,渐渐地,她的身体就一点一点垮了下来。 

 

同时,馆内也开始不断接到客人有关提着巨斧沾血的黑影的投诉。

 

“不过我有个疑问,”在石壁上磕了个温泉蛋顺手塞进茂夫嘴里,又张嘴囫囵咽下茂夫转凉飞来的鸡蛋,灵幻坤了下脖子,伸出了一根指头示意,“如果真按那个少女和客人所说,有一个奇怪的家伙在山林里用斧头杀人,那为什么报警却没有任何线索,网上也没有任何有关这片山林有人失踪的报道,”上大巴前上网搜的资料终于派上用场,“我本来以为是那家旅馆编造谎言来吸引游客的幌子,这么看来……”灵幻轻啜了一口杯里的酒液,陷入沉思。

 

“而且师匠,我没有在这里感受到因痛苦而死而愤怒着不肯超生的恶灵,房间里也都只是生前作恶的恶灵。”

 

“难道被全部消灭完了?”灵幻皱起了眉头。

 

“不,那也不至于一个也不剩。”小酒窝立刻否决这个想法。

 

……

 

讨论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头绪,思绪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师匠……我还有一处很在意,那个恶灵他是用替身来……嗯?师匠?”

 

没有得到回应,茂夫愕然的抬头,这才发现他的师匠脸上染着异样的潮红,嘟嘟囔囔着“为什么靠着的石头这么硌人”着不停扭着腰试图让自己坐的舒服一点。

 

“师匠,因为那不是石头,是河童。”

 

喝的烂醉的人自然听不清茂夫的话,考虑到天色已晚,茂夫决定把灵幻扶出水池,“师匠,还站的起来吗?”

 

灵幻的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于是他伸手,想扶着他的肩把对方背回去,然而下一秒,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灵幻从不在自己徒弟面前抽烟喝酒,所以茂夫压根没有料到,喝醉的师匠居然会如此——

 

幼稚。

 

刚触及他的手臂,对方就掬起一捧水直接劈头盖脸浇了他一身。末了还得意的大笑起来。小酒窝小心的观察着龙套的脸色,茂夫倒是一脸平静,甚至微微发起了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漆黑的头发被水打湿,紧紧的贴在头皮上。

 

回过神的茂夫好脾气的劝着变得小孩子气的师匠,语气轻的让小酒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对方却还不领情,东躲西藏着龙套的手,还时不时趁乱就往龙套脸上泼水,哪里还有平日里谆谆教导龙套的可靠成年人样?

 

一开始茂夫其实不是太在意的,毕竟灵幻这样的表现也着实难见,不过随着泼在他脸上的次数越来越多,而自己始终抓不到灵幻后,他的脸终于越来越黑,直到彻底黑的像锅底一样。

 

这家伙真的喝醉了吗?

 

这样怀疑的小酒窝静静的看着一把钳住自家师匠手的茂夫,用超能力把池里的温水汇成一股股水流毫不留情的朝灵幻的脸上射去。

 

“等这样犯规了吧唔唔唔……”

 

很快这场不公平的决斗就以灵幻越来越弱的投降声直至睡着告终。

 

龙套兀自苦恼怎么把师匠带回旅馆的同时,连同无奈围观的小酒窝一起,谁也没有发现远处竹林深处,有一只血红的巨眼正一眨不眨的窥伺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好不容易把已经醉的神志不清的灵幻背回了旅馆,累的直喘的茂夫更加坚定自己要肉改成功的念头,本来背比他重的师匠就很费劲了,结果背上的人还各种不乐意的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呼吸的热气喷到脖子上让茂夫一阵脸红险些松了手。

 

师匠还真是一点自觉也没有呢。

 

搓着发红的耳尖,茂夫在心里抱怨着,喝的烂醉成这样要是不醒酒第二天一定会头疼的。这样想着,看着庭院升至半空的明月,茂夫局促不安了一阵,还是决定冒昧半夜去问老板借碗醒酒汤。

 

“那师匠就拜托小酒窝了。”理了理浴袍,匆忙出门的茂夫还不忘叮嘱小酒窝一声。然后不等小酒窝拒绝就冲了出去。

 

‘真是……’面对空无一物的走廊,小酒窝叹息一声,觉得世界未来的神大人掉价成保姆真是大材小用,一边又安心的飘到灵幻床头警戒着。

 

从空气里若有若无的灵力来说,那个恶灵,还没有放弃作恶。

 

‘有东西!’感受到竹林里的恶意,小酒窝“咻”的从窗户里钻了出去,出去的时候不忘把窗户关上防止冷风灌入。

 

整个房间静寂着,只有灵幻一个人黏黏糊糊的鼻音在房间回荡。

 

“咚”的一声,那是庭院里的醒竹注入过多温泉水后,不堪重负而磕在石头的声音,那一隅的声响恰好掩盖住黑影落地的闷响。一个可疑的黑影就这样悄悄的窜进了旅馆的墙院,在门口张望了一番,确认那个强大的超能力者和那个被低级恶灵引走的上级恶灵都不在时,他放心的探头观察着自己的目标。

 

暗金发的目标仍在睡梦中。醉倒的人毫无睡相的敞开四肢压在被铺上,两颊是醉醺醺的红晕。

 

他咧着隐藏在蓬乱毛发下的大嘴,唯一的眼睛紧紧的锁定了眼前的人,脚步歪斜着向自己的目标走近。

 

近在咫尺,眼前的人却丝毫不知自己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还打着呼噜,喃喃着“龙套住手、我认输……”之类的呓语,那恶灵停顿了一秒,倏地抬起了一只爪子直取对方的天灵盖!

 

那只爪子细长锋利,指甲黑漆漆的,却又不像单纯的黑色,更像是沾满血渍后干涸留下的。三角形的指尖,看样子随时都能戳穿目标的太阳穴致其死地!

 

谁料他闪电般出手的同时,目标垂下的脑袋竟晃了晃。

 

‘难道自己的念头被对方察觉了?’

 

恶灵吃了一惊,慌忙缩回爪子躲到一旁,高度戒备,然而对方也只是摇晃着一头栽倒在榻榻米上,不舒服的闷哼一声,又砸吧着嘴小声的打起呼噜。

 

‘只是不小心倒地的?’

 

它迟疑着,终究还是不愿放弃这个大好时机,趁着那人还没来,先下手为强!这次他的爪子毫无障碍的落在对方的太阳穴上,只差几毫米他!就可以继续榨取他的生命战胜那个超能力小鬼!

 

他的内心狂喜着,下一秒,视角却猛地天翻地覆转了一圈。

 

本来静静趴倒在地的人突然一个横扫踹中对方的脚踝并借力一跃而起,暗金碎发随着他的动作飘起,露出那张原本藏在刘海阴影下的脸。

 

不是原本醉醺醺的模样,不知何时被附身的灵幻的脸上浮现着异样的红酒窝,正带着一张扭曲的笑脸眦眼盯着眼前不怀好意的入侵者。

 

“本大爷要替茂夫照顾这家伙,怎么能让你得手啊~”

 

——TBC——

 

*下一次更新大概要很久以后了,愉快的滚去摸鱼~(被揍)

评论(10)
热度(62)
© 齐泣語 | Powered by LOFTER